您现在的位置是: > 军事 > 军兵 > 敬礼 , 老兵 !

敬礼 , 老兵 !

时间:2017-02-18 03:10??来源:今天新闻网整理??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敬礼 , 老兵 !

  

七年间,杜庆奎一直在拍摄老兵的道路上前行。

敬礼 , 老兵 !

杜庆奎(左)来到96岁的抗战老兵田顺心家拍照,老人郑重地敬了一个军礼。

老父亲的最后一个军礼

“老杜,又拍老兵了?什么时候办老兵影像展?”在平山县,很多熟识杜庆奎的人见到他就会问。是呀,什么时候能办“老兵——老区平山最可爱的人”影像展?八年来,杜庆奎时时在逼问自己……

杜庆奎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西柏坡老杜”是他的网名,朋友们私底下都称呼他“老杜”。

“我拍老兵是因为父亲,也可以说是父亲的遗愿。”老杜说,八年前的那个夏日,曾经是抗美援朝老兵的父亲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在最后的日子里,老人对他说的最多的是“当兵打仗的事儿”。“父亲不止一次对我说,他的战友个个都有故事,让我有时间了拍拍他的老战友,把他们的故事留下来。”老杜说,父亲弥留之际,已处于半昏迷状态,他把父亲的军功章、战役纪念章摆在了床头,呼唤父亲说他的老战友来看他来了。不知是有意还是下意识,父亲的右手五指并拢放在太阳穴,行了一个军礼。

那是一位老兵最后的军礼,从这个军礼,老杜明白了父亲和战友的那份血一样浓的情感,他暗暗向父亲表明心迹,一定要为父亲那些仍然活着的战友拍照,留下他们的影像和英雄故事。

2008年7月,老杜走进象角村为老兵贾云登拍照,从此拉开了自己拍摄老兵的序幕。

一个老兵都不能遗漏

拍过父亲的几位战友,老杜发现每位老兵都有感人的故事。每个老兵的故事都不应该被忘却,老杜决定放宽眼光,为全县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的在世老兵都留存影像。

“真做起来,才明白这真是一项浩大工程。”老杜说,开始时,他是通过“老兵串老兵”的笨法子,就是找到一个村子,问到一名老兵,再通过老兵打听别的老兵。这样,多跑很多冤枉路,一个村子去过一次,后来发现漏了一个或几个老兵,只得再去,有的村子甚至要跑三四趟才完成。后来民政部门得知他的行动,就主动提供帮助,帮助他找线索。

老杜自己不会开车,更没有车,他就招呼有车的肖旭云、崔志强等影友加盟,只要没有特别情况,每个周末都“发兵”。

拍摄采访的很多场景,老杜现在仍历历在目。“一次我们跑了近150公里路赶到合河口乡与山西交界的松坪村,得知两名抗战老兵都已过世,再赶到三十多公里外的木厂村,村子里两个老兵一个已去世一个不在家,整整跑了一天,只找到杏树湾村一名老兵。”老杜说,很多老兵已八九十岁,大多跟着儿子或女儿生活,像这样跑数百公里路、寻找几次才能找到一名老兵的情形很多。

2014年8月,老杜和同伴儿去大吾乡东荣村寻访抗战老兵李白奎,进村一打听,李白奎前一天刚刚下葬。他们又赶到王陈庄,抗战老兵安玉平刚从医院回来,闺女儿子都守候着,已处于弥留之际……“这些老人都上了岁数,有的在我们走访前去世了,有的在我们拍完几天后就去世了。这些都让我们意识到,随着时间的流逝,老兵越来越少,为老兵拍照、记录他们的故事就是在和时间赛跑。”老杜感慨道。

为了那些永不褪色的记忆

对老杜而言,拍老兵的过程就是受感动的过程,拍摄老兵是为了留住那些永不褪色的记忆。

老杜为每一位老兵都拍摄了敬军礼的肖像照,他们都很有精气神,虽然有的拄着拐棍,有的躺在病床上,有的驼背了,有的眼花了,但拍照时他们都努力地挺直腰杆敬军礼,眼中闪烁着光芒。“有的老兵行动不便,根本无法敬礼,于是就让家人帮忙,将胳膊抬到耳朵附近,坚持要完成这个姿势。”老杜告诉记者,那一刻,这些老兵仿佛回到了年轻时驰骋沙场的时光。

观音堂老兵张兵怀是丁玲、萧三的警卫员,他讲了很多老艺术家的秩事;小觉镇郄家庄的封德波是当时晋察冀军分区司令员马龙(解放后曾担任海军司令员)的通讯员,跟随马龙司令员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很多尘封的历史记忆在拍摄老兵的过程中被发掘出来。

“老兵越来越少了,在听他们讲述亲身经历时,内心深深被触动,虽然以前也学过历史,但是听他们的讲述,深切体会到历史被拉回现实的感觉。我们觉得这是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 肖旭云说。

在走访和拍摄过程中,老兵们乐观的生活态度也让老杜感动。“单杨村的单景书,91岁还骑自行车带着老伴儿去洗澡;后街村的盖二祥,94岁还扔下拐杖为他们抡起杀鬼子的大砍刀;当年曾一个人在给部队送饭途中俘虏两名敌人的李风昌,93岁还骑摩托车到乡里赶集……”大多数老兵们挂在嘴边的是同一句话:“我们不值得尊敬,那些战死的人才值得尊敬。”老杜说,这些可敬的老兵,把青春和热血献给了人民解放事业,却从来不求回报,这种无私的精神值得后人学习。

老杜和同伴们也一直关注着老兵们的生活,走访到的老兵有生活困难的,他们总会想尽办法帮助。

想办一个老兵影像展

这些年,究竟跑了多少路,老杜没有算过,反正肖旭云、崔志强、闫正平等多个有车的搭档,很多的周六日都将车和人一并献给了他;拍了多少张片子,他没有准确数字,反正经过不断精选删除后,二百多名老兵,每名老兵剩下照片5至6张;搭档拍了多少视频,也没有准确统计,反正每次采访老兵,搭档都全程拍摄……

举办老兵影像展,把老兵的故事讲给青少年,这是老杜的心愿。“老兵——老区平山最可爱的人”,他初步想了一个名字。

其实,老杜很早就查出患有糖尿病,医生和家人都劝他悠着点儿。他所有的业余时间都是在拍摄老兵或在找寻老兵的路上,这让他的身体越来越差。2014年9月,他为胜佛村的老兵王林寿拍完照片后,第二天就突发脑梗住院,不得不放下了手头的工作。

出院后,医生反复告诫老杜,不能熬夜,不能劳累,还要戒烟。老杜想办老兵影像展,可是还有几名老兵未拍摄。所以身体刚刚恢复,古龙群侠传,他就违背医生和爱人、孩子的“管束”,又趴在电脑前做片、整理资料,准备老兵影像展。

他找到肖旭云,一遍又一遍地回放旭云为老兵录下的视频,来帮助他“找回”重要细节;为了核实老兵的战斗经历,他多方寻找资料;他还联系影友当志愿者,安排拍摄因自己生病遗下的平山镇桥西片儿的11名老兵和住在县光荣院的几名老兵。

为与有办展经验的摄影、美术、平面设计、党史等相关人员商谈细节,老杜骑着代步的三轮电摩,电摩上放着一支拐杖,穿梭在县城的街道上……

网站地图 Website Map

 
本站部分文章新闻来源于网络,如无意中对您的利益构成了侵犯,我们深表歉意,请来电告知,我们会立即删除。
今天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Copyright © 2015-2016  www.ythaite.com
主办单位:今天新闻网  ICP备案号:鲁ICP备09074049号-1 sitemap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