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 军事 > 军兵 > 探营新兵连 三个月训练他们从低头族变成抬头兵,zbuc 亚洲

探营新兵连 三个月训练他们从低头族变成抬头兵,zbuc 亚洲

时间:2016-05-09 08:45??来源:今天新闻网整理??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探营新兵连 三个月训练他们从低头族变成抬头兵




  

探营新兵连 三个月训练他们从低头族变成抬头兵




  

探营新兵连 三个月训练他们从低头族变成抬头兵




  

探营新兵连 三个月训练他们从低头族变成抬头兵




  在入伍前,他们基本都有一个特点:都是低头族,都是鼠标手,不少人讲话轻声细语。

  在入伍后,他们又共同有了新的改变:都昂首挺胸,都大声说话,都成了抬头兵。

  随着厦门青年应征入伍前往国内各地服役,厦门也迎来了来自各地的一批新兵,他们将在新兵连里经历3个月的历练,实现地方青年到部队军人的改变。

  这里面,有拿到双学位的大学生,有稚气未脱的小鲜肉,有高大威猛的北方汉子,还有连教官都难以辨认的双胞胎。近日,导报记者走进厦门警备区某部新兵连探营新兵训练的那些事儿。

  24小时全天候接新兵

  傍晚,从浙江台州来的新兵抵达厦门警备区某部新兵4连。和迎接每个新兵一样,先到的新兵们敲锣打鼓欢迎新战友的加入。

  新兵则是胸戴大红花,面对热情的战友们,有点像出嫁的新娘,腼腆害羞,脸上带着些许疲倦。可以看出,对军营这个陌生的环境,小伙子还是有些紧张的。

  大伙儿帮新兵扛行李,带去吃饭,嘘寒问暖,很快这名台州的小伙子,就和大伙儿乐呵呵地打成一片了。

  欢迎仪式已经是多年来的一项传统。新兵连连长张乐说,每个新兵到,他们都要组织一个欢迎仪式,让新兵吃好第一顿饭、洗好第一个澡、打好第一个电话报平安。之后,还有班长、连长等和他谈心。

  正好是晚饭饭点,伙食是六菜一汤,还有米饭和面条两种主食,饭后的水果则是香蕉。这样的菜色战士们可以自己按需选择,喜欢辣的还可以多舀点辣椒。“虽然新兵是陆续到达,但是不管多晚,就算是凌晨两点,只要一有新兵到,我们就一定会这样欢迎。”张乐说,这样能让新兵一来就感受到家的氛围,更快地融入到部队中。

  晚上睡不着 早上起不来

  和轻松的欢迎仪式相比,迎接新兵们的还有艰苦的训练。“一二一、一二一……”早上,训练场上响起整齐划一的口号声,一群透着稚气的年轻人在操场上不断重复着整齐划一的队列动作。

  而此时,时间还停留在早上7时。对于这些曾经的“夜猫子”来讲,要先适应的还是作息。在部队里,每天晚上9时30分睡觉,第二天早上6时就要起床准备出操。新兵吴树利说,刚到的时候晚上睡不着,“以前没事就躺在床上玩手机,哪有这么早睡觉的”。训练完第二天全身酸痛,起床又起不来,这是最痛苦的。

  练站军姿时,一站就是几十分钟。这几十分钟里,要昂首挺胸,瞪大眼睛,一动不动。“双眼目视前方,要站出威慑力”,时不时班长会亲自示范,并一一为新兵们调整。

  新兵背上还背着十字架,张乐说,阅兵方阵训练也是用这样的方法,为的就是让他们形体更标准规范。

  然而,最累的训练还是下午的拉体能。新兵要跑3000米,还要完成20个俯卧撑,再进行引体向上。而这还只是适应期的少量训练而已。

  身高1米82的河北汉子郝刚,身体素质强,从小就爱运动,,连长也表扬他军姿站得很好。不过,刚到的时候郝刚也很不适应,“每天站军姿、拉体能,感觉很受不了,还好现在适应了”。“曾经想过军营挺累的,结果发现比自己想象的累不少,不过既然来了,咬咬牙也要坚持下去。”吴树利同导报记者说道。

  三个月后要有大转变

  站军姿、练队列、拉体能、训战术、打靶投弹,还要上政治课。三个月时间里,新兵要完成地方青年到合格军人的转变,要完成10个新兵训练科目,也就是要过10关。张乐说,目前主要就是规范一日生活制度,尽快帮助新战士们适应部队生活,加强战友之间的互相了解。

  张乐说,现在的新兵大多数是生于1995年左右的孩子,在家缺少运动,甚至刚开始练军姿的时候走路都同手同脚,衣服都不会洗,而且很多“低头族”,几分钟不低头看手机就难受。“所以,现在的训练要张弛有度。”张乐说,为了让大家循序渐进地适应,现在的训练都从简单的开始,比如正常士兵每天要完成5公里体能训练,新兵就先从1公里、3公里开始逐渐加量。“虽然不少新兵刚来不久,但是转变已经很明显了,大家都能够昂首挺胸,不再是低头族,而成了抬头兵。”

  到3个月训练完毕后,新兵要达到每天能完成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深蹲起跳、100个引体向上、100个杆臂曲伸的要求,同时还要完成5公里的体能训练,每个月还要参加一次50公里的负重徒步拉练。

  特写

  他一到全连都轰动了

  每天早晨起床后,睡在下铺的吴树利会敲一敲上铺,提醒哥哥该起床了。这样的小动作,,成了这对双胞胎兄弟每天的一个小习惯。

  当同样是新兵的吴树明被从其他连队调到这里时,吴树利乐坏了,战友们也乐坏了。

  因为是双胞胎,哥哥只比弟弟早出生了半个小时,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当天晚上吴树明一到,新兵连里轰动了。因为安排兄弟俩睡上下铺,新兵们朝弟弟看一下,再朝哥哥看一下,揉了揉眼睛纳闷道:“咦,怎么又来了一个?”

  连班长、连长一开始都分不太清楚。不过张乐慢慢摸索出经验来,站在一起时,弟弟高个1公分,哥哥右脸有一小块疤。性格上则是弟弟比较外向、爱说话,哥哥比较稳重。

  原先哥哥并不在这一新兵连,部队领导知道他们是双胞胎后,特意将其调到了一起。自从哥哥来了之后,吴树利训练也更加起劲了,,平日里的训练兄弟俩会相互较着劲,谁都不服谁。

  吴树利说,因为睡上下铺,有时候相互之间会交流怎么叠被子,练队列排在一起一个眼神也能相互鼓励。两人又相互促进激励,共同提高。

  修了双学位仍想来部队

  雷明强则算是新兵连里的“老兵”,因为他是1992年出生的,在新兵连里算是年龄较大的一批人了。

  这也是因为,他大学本科毕业后才选择了参军。雷明强曾经修到了中南民族大学政治学和中南财经政治大学的工商管理双学位,学校里拿过奖学金,谈过恋爱,毕业时还收到了厦门某国企的合同。

  但是,“我就是想参军”,于是他到了部队。“这里不像象牙塔般自由,更多的是紧张有序,时间管理很强。”雷明强说,原来自己上厕所都要玩手机,现在感觉每天训练上课,生活更加充实了。

  虽然是个还不错的“学霸”,不过在张乐看来,雷明强和其他人都一样。“在新兵连里,不管学历高低,大家都要从最基本的训练开始,因为这是成长为一个合格军人的最关键步骤”。

  当然,大学生参军也有优势。雷明强说,最近在部队的理论学习,自己很轻松,很容易就记下来了。张乐则表示,大学生经过军营锻炼后,能有更好的提升机会,这也是军营越来越吸引大学生的原因。

  导报记者 林泓 通讯员 徐文强/文 常海军/图

网站地图 Website Map

 
本站部分文章新闻来源于网络,如无意中对您的利益构成了侵犯,我们深表歉意,请来电告知,我们会立即删除。
今天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Copyright © 2015-2016  www.ythaite.com
主办单位:今天新闻网  ICP备案号:鲁ICP备09074049号-1 sitemap 网站地图